返回顶部

走近“中国好人”游艳

http://www.scol.com.cn  (2017-07-07 10:09:37)  来源:内江日报  
编辑:周海波黄俊钦  

以爱的名义……

——走近“中国好人”游艳

与女儿在一起 (受访者供图)

幸福的”三口之家“ (受访者供图)

“我就在想,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子,那么瘦弱的外表,怎可以承担这么多……”2009年,国际影星张静初在做客新浪网时,谈到一位女子,一度潸然泪下。

张静初眼中的她,对爱情忠贞不渝,为爱勇挑重担……她以爱为支撑,助丈夫战胜癌症,陪女儿对抗病魔……她的感人故事,曾被中央电视台《新闻联播》、《身边的感动》栏目报道……

这位不平凡的女性是我市“践行十爱·德耀甜城”主题活动2017年第一季度典型人物、第三届内江市道德模范。在今年6月,她以内江“身边好人”身份,荣登“中国好人榜”。

男友患癌,她说:“我不会离开你的!”

2002年,时年21岁的游艳是西华师范大学一名大二学生。这年初春的一天,上午没课的她来到自习室复习。没曾想,竟与一名身着格子衬衫、眉目清秀的男生邂逅。

短短1个月,两人便从初识陷入热恋。这位“格子衫”男生,便是游艳如今的丈夫宋建君。“也许是性格内敛的原因吧,我认准一个人,便想跟着他一辈子。”如今,再回忆起这段青涩的岁月,游艳的脸颊仍微微泛红。

在游艳看来,这种找到“真命天子”的感觉很幸福。然而,热恋两个月后,命运却与她开起玩笑。“那年8月,我看见他脖子上长了不少包块。”心急如焚的游艳,连忙将宋建君送到了校园诊所。“输了一星期的液,没有任何效果。”

不祥的预感在游艳心里滋生。“之后,我带他去了学校附近的某军分区医院。”当听说要做活检手术时,游艳拿出自己的生活费,垫付了手术费用。

“你男友是鼻咽癌,尽快转到上级医院治疗吧。”经过化验,医生将病情告诉了游艳。医生的话,犹如晴天霹雳。“当时,我脑海里一片空白。”

“我要救他!”冲个凉水后,游艳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很快便清醒过来。她将病情隐瞒了下来,没有告诉宋建君以及他的父母,“我怕他们知道后,一时难以接受。”就这样,游艳将宋建君转院到了川北医学院附属医院。

当看着电梯口“肿瘤科”大大的三个字,游艳知道她再也瞒不住了。“你走吧……”“我不想拖累你……”知道病情后,宋建君曾多次提出分手。每次,游艳都坚定地摇头,“我不会离开你的!”

此后,游艳一边上课,一边照顾宋建君。每天,都忙着在医院、学校“两头跑”。由于过度劳累,她常常在公交车上就睡着了。“只要陪在他身边,就觉得很美好。”游艳坚信:只要乐观面对,日子终会慢慢好起来。

经过3个月的放疗、化疗,宋建君的病情渐渐稳定。游艳便听从他的意愿,办理了出院手续,将宋建君接回了学校。2004年,大学毕业后,游艳与宋建君一同前往宜宾市宜宾县观音镇的一所中学教书。“平淡、快乐。”回忆起这段日子,游艳说出的短短4个字,流露着满满的幸福。

癌细胞消失后,他说:“她就是我的‘仙丹’”

正当游艳以为生活会这般“云淡风轻”地步入正轨时。命运却再次伸出“魔爪”。2005年,宋建君返回川北医学院附属医院复查时,发现他的癌细胞已转移到了肺部。

“两个肺上出现了6个肿瘤。医生诊断为肺癌晚期。”游艳知道,这次的恶化,等同于给宋建君判了“死刑”。然而,游艳仍没有退缩。为了救宋建君,游艳将他转院到了华西医院。

“谁也无法把握明天,但可以珍惜现在……”“我们都要尽最大的努力,战胜命运……”每天,游艳都陪伴在宋建君身边,一边安慰他,一边端水捶背、接痰递纸,无微不至地照顾他。

化疗的费用十分昂贵。刚参加工作的两人,积蓄很快便所剩无几。此后,游艳便四处向朋友、亲戚借钱,苦苦支撑着治疗。没曾想,3个月的疗程下来,宋建君的白细胞因药物的副作用被越杀越少,且没有再生长的迹象。

“医生建议我们,服用助白细胞再生长的药物。”游艳说,光是化疗,借来的几万块钱就捉襟见肘。如若再服用一小瓶就要上千元的药,根本无力承受。

“绝不能坐以待毙!”随后,游艳日日翻书、上网,查阅“如何助白细胞再生”的资料。最终,她得知鳝鱼骨熬的汤有这个功效,便抓紧这根救命“稻草”,每天都走上半小时的路,到医院附近的菜市场,捡商贩剩下的鳝鱼骨。

就这样,又过了3个月。直到有一天,一位要好的朋友来医院看望宋建君时,无意中说起成都一家医院有先进的伽马刀激光技术。“与传统化疗不同,它对白细胞的杀伤力很小。”抱着最后一丝希望,游艳办理了出院手续,辗转将宋建君送到了363医院。

2006年,奇迹终于出现。宋建君肺上的癌细胞全部消失了。“我压根不敢相信,一个劲拉着医生问是不是真的。”游艳笑呵呵地说,那时,她第一次感觉到,自己的坚持是有意义的。

如今,时常有朋友调侃宋建君,“究竟吃了什么‘灵丹妙药’,创造这般奇迹。”每次,宋建君总是满脸笑容地拿出手机,翻出一个备注为“我的好老婆”的电话,指着回应道,“她就是我的‘仙丹’。”

女儿患先天性疾病,他们说:“爸爸妈妈在,别怕”

2007年,历经磨难的两人终于结为夫妻。没有漂亮的婚纱、没有奢华的婚礼、没有梦中的婚房……游艳说,她全都不在意,“两个人在一起,才是最难得、最幸福的事。”

2010年,为了方便宋建君定期到成都复查,两人决定从宜宾县观音镇迁到内江定居。这年,宋建君的病情已过了“5年危险期”。“你是家中的独子……”得让宋家后继有人……”游艳便开始多次劝说担心“癌细胞遗传”的宋建君生儿育女。

2011年,两人的“宝贝女儿”宋思齐出世。“每每见他抱着女儿傻笑的样子,心里就觉得甜蜜。”没想到,命运的第三次玩笑接踵而至。

“齐齐(宋思齐小名)七个月大时,被诊断为先天性髋关节脱位。”聊到此处,游艳深深叹了口气,“如果治疗不好,以后就两腿一长一短,落下终生残疾。”

游艳不敢耽误,抱着齐齐赶到了重庆市儿童医院。“别担心,孩子还小,现在做复位手术,还来得及。”医生的话,如同给游艳吃下一颗“定心丸”。

手术后的齐齐,为固定髋关节,两腿穿上了厚重的“石膏裤子”。“足足有10多斤重,齐齐穿着,双脚根本无法动弹,只能躺着。”看着女儿想动却动不了,哇哇大哭的样子,游艳非常心疼,但总是安慰她,“爸爸妈妈在,别怕”。

为了转移齐齐的注意,她下班后第一件事,就是抱着“沉重”的齐齐,到街上散心。晚上,就讲故事哄齐齐睡觉。经过9个月的悉心照顾,2012年,游艳终于听到医生说,“孩子恢复得很好,可以拆石膏了。”看着齐齐脱下“重重的壳”那刻,游艳紧紧抱着她,泪流满面。

游艳并未就此松口气。“正常的孩子,过一岁就可以走路了。”游艳说,由于齐齐从小就躺着,没有下过地,双腿很软根本使不出力。“别怕,齐齐……”“妈妈在后面呢……”每晚,游艳都坚持牵着齐齐到大千园练习走路。

1个月、2个月、3个月……时间转眼就到了2013年。年满2岁的齐齐,最终学会了走路。“虽然比别的孩子走路晚了些,但我知道齐齐有多不容易。”说话间,游艳几近哽咽。

如今,6岁的齐齐已出落成一个健康、可爱的小姑娘。“她非常懂事、有礼貌。”游艳欣慰地说,每次进出小区,她都会笑着跟叔叔阿姨打招呼;坐公交车,会主动为老人让座;见爸爸咳嗽时,还会给他端水、捶背。

“再过几天就放暑假了。”采访最后,游艳说,她和丈夫正计划着一场“一家三口新疆游”。游艳的笑容久久挂在脸上,“过去经历的艰苦,只会让我们这个三口之家更加珍惜眼下的幸福生活。”(黄俊钦)

X
登录四川在线通行证
用户:
  • 新闻推荐
四川
社会
娱乐
体育
  • 视觉焦点
  • 编辑推荐
  • 新盘搜索
  • 精彩视频
  • 社区热图
  • 社区热贴
  • 娱乐体育